这几天天天喝酒,他请你请的
总感觉自己一直很能喝,今天终于还是长这么大第二次醉了
倒不是喝的多,可能心情问题
老二和老五都带老婆来的,老二请的
本来这两天准备回去或者去玩的,老二请的,不能不去
他要去深圳培训,虽然回南京上班,以后也不一定常能到南京喝酒了
然后回来和丁丁一起走的,下雨了,她带的伞
撑着一把伞回来的,我当然绅士的自己淋湿了
路上说了些伤感的话,以后真的没什么机会见到这丫头了
呵呵,挺可爱的一个丫头
以后这些兄弟也不怎么见得着了
头晕晕的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还是准备睡觉吧
过来零点了,貌似我写的应该是昨天

Back